刘锋:双管齐下“治愈”市场信心


[财经头条网导读] 近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召开投资者座谈会时表示,现在股市的感觉像是在冬天,既然冬天已经来了,春天也就不远了。腾讯“证券研究院”的多名业界专家,对中国股市“春天在哪里”展开了探讨。

刘锋:双管齐下“治愈”市场信心

今年以来,A股市场环境显著复杂化。首先,外部风险增大,美联储货币紧缩周期叠加贸易摩擦,新兴市场国家危机此起彼伏。其次,我国经济需求面总体增长偏弱,金融监管重塑及对影子银行的规范,使得金融机构的信用投放行为开始出现收缩。大量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状况有所恶化。因受短期债务和高杠杆造成的财务成本和税费支出的拖累,边际投资产出率不断降低,企业债务违约开始多发。反映在资本市场上,IPO数量有限,一级市场资金紧张,叠加二级市场股价持续低迷,一段时期以来大行其道的股票质押风险也不断上升。一些经营状况尚且不错的民企上市公司因此陷入流动性困境,影响了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稳定健康发展。

A股投资者信心与风险偏好大幅下降

当前资本市场低迷的表象是投资者信心与风险偏好大幅下降。而信心缺失的根源之一在于,我国的经济体系和金融市场的制度建设滞后于经济发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更是明确提出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中要素分配机制的市场化改革仍然任重道远;而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还未完全发挥出其功效,资本市场在融资体系当中的角色显著偏弱,其提供给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相对于整体社会融资总规模占比不到20%,银行仍然是我国金融资源分配的主要中介。近10年来,我们的GDP十年增长了一倍多,年均复合增长率接近11.4%,股市市值增长由29万亿增长到51.9万亿,年均复合增长率才6.6%,这也显示出股市根本没有反映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没有起到实体经济“晴雨表”的作用。

信心问题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现在上市公司投资产出率在急剧恶化。从收益率的对比来看,美股公司的股东收益率,毛利率的水平都比A股公司要强,也就是竞争力强。而若以资产负债结构来说,目前A股公司短期债务占比过高,因而必须持有大量速动资产以应对流动性风险,这严重影响了企业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

在上述市场信心低迷的背景之下,如何扭转悲观预期,重塑市场信心,应基于上述两大问题,双管齐下。一方面,从短期来看需要帮助一批真正优质的企业渡过难关。如近来深圳等地方政府探索的以风险共济为特色的发展基金模式值得肯定,以此为优质上市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作短期必要的改善,帮助他们走出困境。以期恢复市场对上市公司盈利能力与资产负债状况的信心。另一方面,利用短期对优质企业风险共济安排所撬动的时间空间尽快实施体制机制层面的改革深化措施,以重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

推进A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从整体经济体制改革方面来说,最为关键的是要切实推进以要素分配市场化机制改革为核心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一个以法制为基石的市场化要素分配的经济体制,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实体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公正同等受到法律保护, 也即真正落实 “竞争中性原则”。如此,不论是公有还是私有(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公共财产和私人财产)、抑或是外资,体现在产权和股份上的“合法权利”才能真正实现平等无差、一视同仁。

要素分配机制市场化改革的核心步骤是要实现利率的全面市场化。利率作为重要的金融要素或资金价格,它的扭曲会使金融资源大量低效配置,为实体企业部门债务高企提供“温床”。目前,政府隐性信用担保与预算软约束之下的金融资源低效配置已经成为拖累潜在经济增长与损害市场竞争效率的关键因素。欲实现经济体制与金融市场的现代化,必须全面实现利率市场化。

现代化经济体系及金融市场以信用为基础,而信用是以法律保障为前提的,金融市场不是无秩序的自由市场,市场是以法制为基础的。现代经济体系与金融市场的运行,关键的一点是要实现产权在法制基础之上的明确和保护,要有法制化的投资者权益界定、保护和诉讼机制,要坚守市场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基础上有秩序地平稳运行,要提高市场效率,完善交易制度,市场定价机制,上市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制度,对内幕交易、虚假信息和市场操纵等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要做到依法公平公正公开惩治。类似风险共济发展基金等短期救助机制也要市场化、法制化地进行运作,通过对投资者权益的依法严格保障来让广大市场参与者树立起对市场本身的信心。

我国企业债务高企与金融模式一直以间接金融为主有着直接关联,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是降低实体杠杆率、缓解实体融资困境的关键一招。需从完善法制环境、市场定价体系、跨期风险管理为目标的大类资产配置工具、金融科技及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全面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为企业增加更多的市场化直接融资渠道。

国企改革方面,必须坚决出清国企中的僵尸企业,国家对国企应真正从管资产转向管资本,破除隐性信用担保和刚性兑付。应真正实现以市场化竞争中性原则看待国有企业的地位,令其与其他所有制主体在一个法制化的市场框架下充分竞争,从而从根本上解决所有制因素导致的资源低效率配置问题。

财税改革方面,应理顺央地关系,统一公共财政预算收支,统摄一般公共收支、政府性基金、国有资本经营及社保。实现各级政府集中统一的法制化财政收支,在此基础上统一安排税收征管及综合减税改革,构建法制化、透明化的转移支付制度。当前形势下,财税改革会成为国家治理现代化各项改革的关键龙头。

土地供给与房地产市场改革方面,需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土地使用权交易市场,令土地要素供给市场化,脱离地方行政的不当干预。建立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房地产(空置)税的推出、新加坡式的公共平价租房机制建立等),退出限购限贷等需求与流动性抑制措施。我们认为,土地要素作为当前中国最重要的物质生产资料,也是最有力的抵押品,其市场化配置将极大推动国家经济运行效率,并从根本上化解实体经济对债务的依赖,实现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

总的来说,面对内外复杂环境,必须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特别是推动要素分配机制的市场化改革,尽快建立一个法制化、市场化的现代金融市场,严格保障市场参与主体的合法权益,使得市场真正在要素分配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提高经济运转的效率,最终实现实体投资回报率的提升,这是金融资源“脱虚向实”的根本动力,更是化解系统性风险潜在因素,重塑我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与金融市场稳定发展信心基础的关键。

更多财经资讯请访问财经头条网。

分享到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