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量买单扫货!最后交易日乐视网打开跌停板 股价急速拉升


[财经头条网导读] 股民依然心怀希望。“我不相信,否则老贾肯定功亏一篑。惨不忍睹的情况下,我依然坚持到底,认为老贾,车,乐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巨量买单扫货!最后交易日乐视网打开跌停板 股价急速拉升

在公告4月26日暂停上市后,乐视网开启暴跌模式,连续三日一字跌停,今日早盘巨量买单扫货打开跌停板,股价急速拉升,现跌2.73%,报1.78元。

4月22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4月26日,公司将披露2018年年报,预计公司归母净资产为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如公司触及“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或“最近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被暂停上市。

24日,在经历了连续三个跌停之后的乐视网,股价报收1.83元,跌至“一元股”行列,距离它2015年的最高点已经跌去96%。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乐视网在A股的日子只剩下4月25日一天。

从2010年上市到2019年暂停上市,乐视网在这9年时间里创造了很多神话。4年前是创业板里市值一度1700亿,各路明星、机构追捧的“一哥”;现如今沦落成市值倒数第4,机构、散户弃之如敝的“仙股”。

2018年1月24日,停牌半年的乐视网复牌。一连11个跌停直抵下游,股价从停牌时的15元/股左右跌至4元/股左右。随后,乐视网一直在低谷徘徊。一年多的时间里,乐视网市值蒸发539亿元。按照2018年9月的最新统计的乐视网股民数量来算,平均每户股民亏损约19万元。

从2018年7月13日,根据AI财经社的不完全统计,乐视网共发布了40条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相当于每周一次。

散户在社交媒体上连发四问表达自己的怀疑:“明天(25日)乐视真的是最后一个交易日吗?真的会暂停吗?真的只能一年后再见?再见时真的会是退市?”

股民依然心怀希望。“我不相信,否则老贾肯定功亏一篑。惨不忍睹的情况下,我依然坚持到底,认为老贾,车,乐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过,贾跃亭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显示,4月23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华融证券与贾跃亭的债权纠纷作出执行裁定,冻结、划拨贾跃亭银行存款7.9亿余元及利息、违约金,且执行费用95万余元也由贾跃亭承担。

能否“起死回生”还看这三大药方

乐视网面临暂停上市的厄运,盖因其净资产亏损触犯了创业板的暂停上市规则。但需要注意的是,暂停上市与彻底退市还是有区别的。根据有关规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上市公司股票在被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期间,若公司能够在法定披露期限内披露经审计的暂停上市后首个半年度报告,且经审计的半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公司实现盈利,公司可以向证券交易所申请恢复上市。也就是说,即使乐视网在4月26日之后被暂停上市,但仍有恢复上市的机会。

那么对乐视网这家基本面“千疮百孔”“伤口流脓”的上市公司,到底是不是真的“无可救药”?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的银河证券江南大道总经理唐贺文认为有三道“药方”可以让乐视网“起死回生”——

第一道药方是“打铁还需自身硬”。

乐视网在4月9日发布的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报告期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负1.94亿元至1.99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3.11亿元。这一数据表明2019年一季度,乐视网业绩较上年同期略有好转,但净利润依旧为负。在4月12日举办的股东会上,乐视网总经理张巍表示,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后,短期正常业务开展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公司管理层仍将工作重点放在业务恢复、控制成本、主张关联方债权、偿还债务上。公司现金流紧张缓解、保证基本运营和员工权益是管理层当下主抓任务,过于长远规划不切合公司。目前实际情况和需求,能够实现公司业务恢复活力和缓解现金流紧张才是真正对投资者和员工负责。这意味着,当前的乐视网管理层还没放弃自我救赎的念头。

第二道药方是能否获得孙宏斌乐融致新的援助。

乐视电视诞生于2013年,以高配置、高性能、颠覆价格快速获取了大批用户,在乐视电视销量巅峰的2016年9月,国内市场每售出5台电视,就有1台是乐视超级电视。这个数字当时在所有电视品牌中位居全行业、全渠道第一位。乐视超级电视目前属于乐融致新旗下业务,之后因乐视网爆发资金链危机而暂停。乐融致新原名乐视致新,此前是乐视网最大的现金牛业务及最优质的资产。不过,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孙宏斌和他的融创通过多次股权投资等方式,最终取代乐视网,成为了乐融致新的实控人。乐视网3月4日风险提示性公告中指出,乐融致新主营硬件TV销售相关业务,其已于2018年12月31日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目前乐视网公司持有乐融致新36.40%股权,其中80.05%已质押给天津嘉睿和融创房地产,如若公司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存在质押股权被依法处置的风险。因此,面对乐融致新3月14日推出了倍受青睐的超级电视,乐视网管理层能否想办法抓住孙宏斌乐融致新这一救命稻草来挽救“病危”的乐视网,目前看来,难度极大。

第三道药方是贾跃亭造车还债。

从最新情况来看,针对贾跃亭以FF股权偿还上市公司债务一事,乐视网董秘白冰称因涉及到中外股权的问题,目前还处在讨论阶段,还没有到实施的阶段。白冰说,乐视网目前没有确切的计划实施债务重组,乐视网一直在和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协商债务解决方案,但债务小组至今并没有拿出可实质落地的偿债计划,也没有和上市公司共同解决债务问题的最终方案,上市公司因此也没有追回任何现金。3月25日,互联网游戏公司第九城市确认已经通过子公司与贾跃亭旗下的美国加州法拉第未来公司签订协议,双方共同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及运营电动车。根据协议条款,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该合资公司预计年产30万辆智能电动车,将于2020年前实现量产车下线及预订销售。4月4日,贾跃亭在其微博中宣称打造的全新车型V9具有融合设计、人工智能以及人车无缝互联的豪华移动智能空间。4月11日贾跃亭再次表示位于洛杉矶的“未来主义者测试实验室”中,“法拉第未来91”的超级计算平台正在更新换代。不过,由于贾跃亭毕竟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因而他的造车计划是否真能实现量产(尤其是计划在中国制造营销和运营),恐怕都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总体来看,唐贺文认为虽然乐视网即将面对的是暂停上市而非退市,但是要恢复上市确实面临着很大的变数,倒是最终落到退市的风险却在增加。

更多财经资讯请访问财经头条网官网。

    分享到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