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外汇行情】运用底线思维破解守“7”心理关 助推美元再创近期新高


[财经头条网导读] 现在的人民币汇率的贬值预期与2015年和2016年时相比仍有天壤之别。当时,1年期NDF隐含的汇率贬值预期动辄达到4%至5%。

【今日外汇行情】运用底线思维破解守“7”心理关 助推美元再创近期新高

在周三的外汇市场上,美元呈冲高后小幅回落整理的走势,美元指数最高上涨到97.20,最低下跌到96.87,收盘在97.12。欧美最高上涨到1.1361,最低下跌到1.1302,收盘在1.1314。

有“小非农”之称的ADP就业报告如期出炉。数据显示,美国10月ADP就业人口增加22.7万,创下今年2月以来最大增幅。数据出炉之后,美元指数持续攀升,刷新日高至97.20,不过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拉布随后的一句话令市场走势骤变,美元也回吐涨幅,英镑则短线拉升70来点。本周余下时间,市场目光将聚焦周四的欧银决议以及周五的美国非农就业报告。

美国10月ADP就业人数录得增加22.7万人,超过预期,表明美国就业市场整体还是稳定健康的,并没有受到此前飓风迈克的影响。这无疑为周五公布的美国10月非农就业报告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北京时间周五(11月2日)20时30分将公布美国10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数据,目前市场预计增加18.9万人,前值为增加13.4万人。市场预计周五的就业报告将会证实美国经济增速仍很乐观,并将增加美联储紧缩政策的可信度。

近几个月来,英镑一直受到英国退欧相关消息打压。周三,英镑上涨,此前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拉布称与欧盟可能在11月底达成英国退欧协议。但英国脱欧事务部周三晚些时候表示,退欧谈判没有设定结束日期,11月21日只是议员们提议的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拉布应该出席英国脱欧委员会会议的日期。此外,日本央行周三维持货币政策不变后,巩固了市场对该国央行不急于缩减其大规模刺激计划的预期。

现在的人民币汇率的贬值预期与2015年和2016年时相比仍有天壤之别。当时,1年期NDF隐含的汇率贬值预期动辄达到4%至5%。现在,市场对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温和,境内外汇市场总体仍呈现逢低买入,逢高卖出的特征。

今年以来,境内外汇市场供求不论顺逆差,规模均不大,外汇收支基本平衡。按可比口径计,今年2月至9月,银行即远期结售汇(含期权)逆差合计28亿美元,同比下降了94%。有鉴于此,不论守“7”还是破“7”,似乎都无太大问题。

汇率政策成功的关键在于稳定市场预期。在“8·11”汇改以来的实践中,我们积累了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与教训,这是我们做出任何选择都可能达成目标的信心和底气。

今年初,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约6.50左右较快升值。3月底,中间价一度升破6.30。自4月中下旬起,人民币汇率开始回调,到6月底跌去前期全部升幅,且中间价和交易价先后跌破了6.60。7月初,人民币汇率继续走低,至月底中间价和交易价先后跌破6.80,8月初交易价更是跌破6.90。于是,市场上又开始激辩:要不要守“7”?是保汇率?还是保储备?至此,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重走了2015年“8·11”汇改以来的整个历程,最高升到了汇改启动时的水平附近,最低又离破“7”一步之遥。进入8月份以来,有关部门通过恢复对远期购汇征收20%的外汇风险准备、重启逆周期因子等方式调控汇率,以对冲外汇市场的顺周期性行为。本文结合第三季度的外汇数据对当前外汇形势进行分析,并在此基础上对汇率政策提出政策建议。

境内外汇供求依然基本平衡

今年第三季度,人民币汇率延续4月中下旬以来的弱势调整,中间价累计下跌了3.8%。当季,银行即远期结售汇由上季顺差346亿美元转为逆差448亿美元,月均逆差149亿美元,远低于2015年8月至2016年底月均431亿美元的水平,且8、9月份的逆差规模自7月份的175亿美元持续环比下降,分别为168亿美元和106亿美元。其中,8月初恢复征收外汇风险准备后,银行未到期远期净购汇(含期权Delta头寸)差额终于在9月份由升转跌,显示该措施的效果逐步显现,减轻了即期市场银行提前买入外汇的压力。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尽管第三季度银行代客结售汇由上季顺差445亿美元转为逆差258亿美元,但小于当季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逆差377亿美元的规模(上季为顺差46亿美元)。这表明在基础外汇收支由顺差转逆差的情况下,市场没有出现对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恐慌,反而更多以自有外汇资金或外汇借款对外支付。而在上一轮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较大时期,市场采取了去杠杆的方式,加剧了外汇供求失衡。

结售汇意愿波动但运行基本正常

第三季度,以“收汇结汇率(即银行代客结汇/代客涉外外汇收入)”衡量的市场结汇意愿为67.5%,较上季回落了2.0个百分点;以“付汇购汇率(银行代客购汇/代客涉外外汇支出)”衡量的市场购汇动机为67.6%,较上季上升了4.3个百分点。这显示随着人民币汇率加速回调,叠加其他的不确定性因素,境内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有所抬头。第三季度,以1年期无本金交割远期(NDF)衡量的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平均为1.2%,高于第一、二季度的平均值0.4%和0.7%。

即便如此,现在的人民币汇率的贬值预期与2015年和2016年时相比仍有天壤之别。当时,1年期NDF隐含的汇率贬值预期动辄达到4%至5%。现在,市场对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温和,境内外汇市场总体仍呈现逢低买入,逢高卖出的特征。前三个季度,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累计下跌5.0%;个人和企业分别减少境内外汇存款21亿美元和543亿美元;收汇结汇率为66.4%,同比上升了3.6个百分点,付汇购汇率为65.0%,回落了1.1个百分点。

迄今为止,无论人民币汇率升值还是贬值,市场均未出现恐慌性抛售外汇或抢购及囤积外汇的情况,汇率杠杆调节作用总体正常发挥。其中,第一季度,人民币汇率累计升值3.9%;个人和企业分别增加境内外汇存款40亿美元和140亿美元;收汇结汇率为62.0%,环比回落了0.4个百分点,付汇购汇率为63.8%,回升了2.0个百分点。第二季度,人民币汇率累计下跌5.0%;个人和企业分别减少境内外汇存款15亿美元和360亿美元;收汇结汇率为69.5%,环比上升了7.5个百分点,付汇购汇率为63.3%,回落了0.4个百分点。第三季度,虽然市场购汇动机增强,但个人和企业分别减少境内外汇存款47亿美元和323亿美元。

住户部门表现较为淡定

在与个人外汇收支活动相关性较高的服务贸易项下,主要包括出入境旅游、涉外劳务收支、跨境赡家汇款、留学费用等方面的银行代客结售汇情况,今年前三个季度,人民币汇率总体下跌,银行代客结汇同比增长13.2%,购汇下降4.3%,结售汇逆差下降11.2%。其中,在第二、三季度,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累计下跌8.6%,该项结汇同比增长11.9%,购汇下降6.9%,结售汇逆差下降14.6%。再单看第三季度,结汇同比增长7.7%,购汇下降2.6%,结售汇逆差减少7.2%。

在本轮调整过程中,住户部门之所以反应较为平静,一是因为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及时释放了汇率升值贬值的压力,避免了汇率预期的进一步积累;二是因为有了2016年底恐慌性购汇、2017年人民币汇率止跌反弹的教训后,这次面对人民币汇率再度考验是否破“7”这一整数关口时,市场反而趋于谨慎;三是因为近年来家庭负债率上升,且受国内股市低迷和互金平台爆雷等因素影响,个人购买外汇的有效需求下降。

更多财经资讯请访问财经头条网。

关键词:外汇行情、外汇货币、外汇汇率、外汇牌价、外汇储备、外汇交易、外汇平台、财经新闻、财经舆论

分享到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