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幼珉:节后红盘尚不能定论股市已重回升势


[财经头条网导读] 正月前后,环球股市出现较大幅波动。道指从1月26日的历史高位回落,至2月9日约下跌了12%,后反弹,恒指亦从高位回落后反弹。中国内地股市节后红盘,但目前尚不能由于近期某些日子的反弹就说股市已经重拾升轨。

吴幼珉:节后红盘尚不能定论股市已重回升势

正月前后,环球股市出现较大幅波动。道指从1月26日的历史高位回落,至2月9日约下跌了12%,后反弹。至2月22日收24962点,比“特朗普升市”的起点仍高出5000点左右。

恒指亦从高位回落后反弹,至2月22日补回了一个下跌缺口,约在20天移动平均线附近的保利加通道下侧。

中国内地股市节后红盘,但目前尚不能由于近期某些日子的反弹就说股市已经重拾升轨。

全球经济形势迄今并没有发生重大的改变,超宽松的货币供应和资产价格被高估仍是当前世界所面临的问题。

预期美国GDP今年可增长2.4至2.8%;而2.5%以上的年增长对美国经济来说会是一个好的年头。而今年1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环比上升了0.6%,零售销售下跌了0.3%,消费者信心指数却已上升。

在经济增长和通胀并行的情况下,长期国债收益率理应大于短期收益率。近些年美国长短国债息差却有收窄的趋势,期间资金流涌向股市,资产泡沫没有因为经济复苏而有明显的改善。更由于宽松货币政策所致,美股股价目前仍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

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太久,对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就会越来越小。而通胀威胁也迫使美国联储局加速转变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则从紧缩转变为扩张;但未来的加息、缩表或债息上升又都可能动摇股市的牛市。

由于美国国内反对特朗普的人很多,特朗普很介意美国经济未来的表现。金融市场又对美式资本主义经济增长有很大的影响,特朗普当然不会愿意看到美国股市大幅下滑。

但美国经济增长不太可能如特朗普所宣称的那么快,减税和增加基建也会恶化政府财政。近来美国国债收益率更有上升的趋势,政府财政负担将加重,令一部分资金从股市流向债市,因而市场对特朗普的政策转变并不一定会有足够的信心。

在国内,当前政府防范风险,抑制资金流向非实体经济,也限制流动性过快增长。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势头稳,显示中国政策转向可行,因而政府根本就没有放宽货币供应的必要。

在上述形势下,2月初股市反复显示市场信心比较弱;与此同时,股民的赌博心态还是比较强。后市仍不明朗,今年股市难免波动。

分享到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