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如何适应网络世代?


[财经头条网导读] 在互联网伴随下长大的一代年轻人讨厌死记硬背,商学院开始根据他们的特点改变教学方法,将游戏因素融入教学当中。

商学院如何适应网络世代?

谷歌(Google)本月就满20岁了。这意味着,所谓的Z世代(美国及欧洲流行用语,指在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后出生的人)即将进入商学院管理硕士班就读——他们自记事以来几乎都是在这家强大的搜索引擎公司陪伴下生活的。想一想:从三四岁开始,他们脑中浮现的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立即得到答案。

对于我们这些童年时只能通过查阅字典和百科全书寻找答案的人来说,他们的经历似乎是不可思议的。

但是,据那些将要教这些20出头的年轻人的高校老师介绍,这既有得也有失。他们称,这些学生好奇心强、善用网络、反应快——但他们能够保持注意力的时间极短。谁还需要下那种需要把事实记在脑子里的苦功夫呢?

能够保持注意力的时间真的缩短了吗?这很难说。乍看下,2015年为微软(Microsoft)做的研究表明,那些商学院教师在课堂上的观察是有根据的。一项广为宣传的调查得出结论,注意力保持时间从2000年的12秒下降到2013年的8秒。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表示,我们正在走向“人类专注力正日益成为真正稀缺的商品”的未来。

这一统计数据的可靠性或许值得商榷。但是,教育工作者们表示,问题在于学生(像记者一样)不费多少力气就可以找到支持任何理论的统计数据。教育工作者正在与“事实”泛滥竞争——其中很多都是具有误导性、有问题或完全错误的信息。把这一点与学生注意力容易被分散结合来看,很明显他们需要的帮助不仅是如何集中注意力,还有如何组织信息。

法国诺欧商学院(Neoma)非常确信发生在这一代人身上的转变,因此该学院正在彻底改革整个教学方法,从仅仅提供知识转向帮助学生筛选已经存在的信息。或许不可避免的是,它的部分方法涉及游戏化——诺欧商学院称,这一方法对于让那些容易走神的学生保持注意力是必不可少的。这意味着在课堂中引入有趣的元素——即所谓的“寓教于乐”(edutainment,这一概念已经存在多年)。这听起来可能像个噱头,但这家商学院是认真的。

“我们的角色正在发生改变。”诺欧商学院院长兼营销学教授德尔菲娜•芒索(Delphine Manceau)有点儿无可奈何地说,“装作没这回事没有意义。我们的职责与其说是提供信息,不如说更多地是帮助学生负责地评估和使用信息。”她称,这意味着要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然后帮助他们消化所学的东西。

传统的讲课与更吸引人的游戏化元素结合在一起。例如,一堂管理理论课可能先进行半个小时的虚拟现实(VR)教学,将一个问题具体展现在学生眼前,然后通过半个小时的讲课来提炼事实,之后以半个小时的课堂讨论来收尾。

该商学院已经开发了3个VR案例研究,每项研究的开发成本在4万至5万欧元之间——其中一项研究是与法国一家大型连锁超市合作,目的是让学生在漫游一间虚拟仓库的同时,活学活用供应链管理理论。“供应链不是一个容易教的科目,”芒索教授表示,“从很多方面来说,如果你真想搞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供应链其实比金融和市场营销等核心学科更难。”

该商学院的下一个“寓教于乐”项目将聚焦在共享办公空间中共同办公的效率。在共享办公空间中共同办公是职场生活中最有21世纪特色的一个方面。

其他商学院也开始相信,寓教于乐和信息筛选是对数字时代的恰当回应。

很多商学院在对课堂游戏化投入力量。在过去的12个月里,各个校园里的VR展示令我应接不暇,那些知名教授的虚拟化身从一团像素中现身,像是从《星际迷航》(Star Trek)的传送器里出来的。在一家模拟商店里,面部识别软件仔细查看了我的脸,寻找焦虑或心情好的迹象。该软件旨在帮助零售店员工知道顾客何时最有可能掏腰包购买(数据显示,焦虑的人通常花钱较少)。

我还参加过虚拟董事会会议,在那里,一个行为心理学机器人指出了我的虚拟同事中哪一位坐立不安(它建议我炒掉她)。

当然,所有这些技术都是令人愉快的,但教师们总还是得讲课。根据这些商学院的说法,重点不是回避这项困难的任务(讲课仍然是其中的一部分),而是以一种明智而考虑周到的方式来应对新一代年轻人的习惯。

我们其他人面临的挑战是保留判断,直到这一代善于筛选、分类和游戏的年轻人进入劳动力市场。

更多财经资讯请访问财经头条网。

分享到
  • 0